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九色鹿

诗绪如涛 文心若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張奉罡.隴.上邽人。在工作中勤勉,閑余時在家享受生活帶給我和家人的快樂和幸福。爱中国传统文化和本土哲学文化.爱山水美学理论和书画艺术。在報、刋上先後發表各類拙作,在本九色鹿博客有数百篇各類题材拙作供朋友們閱讀,歎迎真誠批評。為書畵作品点評。生活中自認為人生是公平的,用自己勞動付出换来生活所需,給家人以温暖,給朋友以関愛,盡自己做子女,做朋友,做父母聀責。在适時出本書,留作后人念想,以資鼓励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[原创]情 系 故 乡(已刊登)  

2015-09-01 09:15:37|  分类: 个人创作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[原创]情 系 故 乡(已刊登) - 九色鹿 - 九色鹿
 

[原创]情 系 故 乡(已刊登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作者:张奉刚

  说到我的故乡,有一种亲切感;故乡的美丽、富饶,知道的人都感到高兴和骄傲。而我的玟乡却只有秀丽的山水,而没有迷人的胜景;只有这片黄土地上,蕴藏着悠久灿烂的历史文化;尤其民间传统文化让人俯仰生姿。在县城,仿古建筑星罗棋布,尤其每年城隍庙会隆重排场,久负盛名的每年元宵节社火让我最难以忘怀,故乡那个地方是我童年生活的梦乡。 

  我生长在上邽山区一个叫清水的小县城。说他小是因为在上世纪60年代,县城内只有不算太大的东西与南北两条主街,城内人口不足一万人。县城外北部山区,又分出一个张家川囬族自治县,至90年代全县人口30万。我们家就住在东城门外八里铺马沟村,人们每日辛勤劳作也都在村里。那时,县城高大的土城墙还在,只是东西城门楼已被战争的炮火和“文革”毁坏,仅留下四个大豁口供东西南北车马行人进出。

  出了西城门就是一条河,在西城墙下有一条贯穿南北的河沟,它就像一条长龙横卧在西城墙下,河沟面宽约10多米,深约4米,是夏秋季暴雨来临时为排泄从县城南边山区冲下来的洪水而修的;平时水小,上水沟河上架有一座石桥,将河沟分成南与北,在河东西的堤上长满了高大的柳树、杨树、槐树和各种花草,远远望去十分壮观。在城角西南侧山上有一大片松柏树林,在树林旁就是一座寺庙,红黄泥墙、绿瓦寺庙掩映在树林之中,门前栽满了葫芦、丝瓜和喇叭花,一派古景文化风光,一幅美丽画卷。

  我的童年时代跟着父亲经常来在县城理发、看城景。童年的生活是艰苦的,也是快乐的。到了春天地里各种花儿竞相开放,同时地里路边长满各种野菜花时,尤其雨天,随便到路边地里去走一趟,一会功夫就可以采到“苦苦菜、小蒜、小磨姑”等一大蓝子,回家洗干净煮成半熟,用蒜醋调着吃,别有一番风味。还有树上的小嫩芽、核头花都可以做菜吃 ,尤其是洋槐花不但能生吃,还能摘下来拿回去洗净与玉米面搅拌后一块蒸着吃,俗名“穷锅子”。我还常常和小伙伴跑到土城墙上、河堤上,看空中的老鹰扑捕野兔、田鼠。有时老鹰还俯冲到城里居民家里抓小鸡,那动作真是惊险极了。夏天里是我们最活跃的日子,麦子成熟收割后,可以到麦地里找小鸟窝,逮正在学飞的小鸟来玩。最有意思的事是到麦地或草丛里逮一种会叫的蚂蚱(蝈蝈),那时能逮到一只蝈蝈是在伙伴中很荣耀的事,逮住后放在用高粱杆皮编织的笼子里,摘来南瓜花朵喂养,每天上午或下午都能听见它们美妙的歌声,那真是大自然的天籁之音。当夏季第一场大雨来临,雨还没有完全停息,我就与小伙伴一起去河堤上找一种叫“天牛郎”的虫子,听大人们说这是天上龙王身上的虱子被下落的雨给冲下来地,它们头上长着角,身上有翅膀,黑黝黝的颜色。拿回家去大人们就把它的头和翅膀掐掉,用油炸一下,就变成金黄色的了,放到嘴里一嚼,那滋味真香啊。真是天底下最馋人的美食啊!

  夏秋季节,暴雨来临次数越来越多,每降一次大暴雨,洪流就从北山根下的牛头河床几倍几十倍冲下来,数丈高的浪头汹涌澎湃惊心动魄,为此人们会奔走相告:“快去看啊,北门外牛头河发大水啦”,那时,河堤上就会站满了前来观看的人群。当洪水过后河床底留下数尺深的一段一段的水坑,就成了我们抓鱼和学游泳的绝好去处。每到中午饭后,小伙伴们悄悄溜出来,用我们独创的蛙泳玩耍,一直可以玩到秋末时天冷了才停止。

  那时候各种虫鸣鸟叫将季节划分的很清楚,春天美丽的小燕子飞来了,刚入夏季布谷鸟就叫个不停,一入秋知了鸣声不断,当你望见天空大雁排成人字行南飞的时候,心里就升起了一种失落的惆然,那预示着寒冷的冬天就要来了。

  光阴似箭、岁月如梭,我已是手牵孙童的花甲之年。一晃几十年过去了,又身在异乡;而家乡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古老的清水县城,由于轩辕黄帝出生在县境内,历代朝廷下旨,“清水县城要建小皇城状”。可惜早已被战争的炮火和“文革”毁坏。城墙和河堤早已在人们视线中消失和被人们遗忘,已被一排排现代暂新的楼房取代,原来的县什字“中楼”已是宽敞整齐的轩辕大街,两边是鳞次栉比的摩天大楼,东西关大道已变成美丽的世纪广场,新的排洪水系工程已成为清水县城人民休闲观赏的公园。文化馆、公安局、轩辕大酒店、武装部、几个幼儿园等单位纷纷修建很显眼。县城东西北城门外增添了新的清水城内涵和活力,现已成为一个新的现代化的城镇。又是全国标准化农村城市示范,这几年发展很快,前景广阔。

  我的家乡东门外(八里铺)马沟村

 啊!如今已是县城东规划发展的城区,这个叫了多少年的名称现已成为了历史的沧桑,渐渐地被人们淡忘了。但我却不会忘记,因为在我心中,东门外的八里铺马沟村是我永远值得怀念的地方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)| 评论(2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