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九色鹿

诗绪如涛 文心若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張奉罡.隴.上邽人。在工作中勤勉,閑余時在家享受生活帶給我和家人的快樂和幸福。爱中国传统文化和本土哲学文化.爱山水美学理论和书画艺术。在報、刋上先後發表各類拙作,在本九色鹿博客有数百篇各類题材拙作供朋友們閱讀,歎迎真誠批評。為書畵作品点評。生活中自認為人生是公平的,用自己勞動付出换来生活所需,給家人以温暖,給朋友以関愛,盡自己做子女,做朋友,做父母聀責。在适時出本書,留作后人念想,以資鼓励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传统够我们受用终身  

2015-03-22 21:57:49|  分类: 社会现象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霍春阳、孙其峰《山花烂漫》(中国画)

霍春阳 《林间》(中国画)

霍春阳 《芳魂》(中国画)

大家简介  霍春阳,1946年生,天津美院教授,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生导师,代表作有《山花烂漫》、《林间》等,作品有“当代逸品”之美誉,并被入编《当代中国画精品·花鸟卷》。

天津美院教授霍春阳首次广州开展,并称——传统够我们受用终身

3月20日至3月30日,“一花一世界——霍春阳新春花鸟画展”于广东南岸至尚美术馆举行,作为当代写意花鸟界大家和学者型画家,霍春阳的画作虽取自传统题材,却追求简约、空灵的风格,故而兰草能闻其馨香而不见繁叶,牡丹能观其雍容却不见艳丽。

霍春阳长期研读中国传统经典,并直言,谈画不如谈诗,谈诗不如谈经典。

文、图/

广州日报记者 刘丽琴

三十成名:以《山花烂漫》名动画坛

1976年,三十而立的霍春阳以《山花烂漫》名动画坛,这幅和老师孙其峰合作的六尺巨幅写意花鸟画,其笔法、技法和色彩都令人耳目一新,在第四届全国美展上格外引人注目——黝黑的山崖间,一丛丛金黄色的迎春花在阳光下绽放,枝蔓招展间,生机盎然,光彩夺目。盛开的迎春花也应和着时代的心声:粉碎“四人帮”后,被压抑许久的集体审美情愫也激情迸发。

《山花烂漫》随后被中国美术馆收藏,一时间,“迎春花”开遍祖国大地,当时全国17个省市的出版单位同时出版这幅《山花烂漫》。

回忆起当时的创作心境,霍春阳仍记忆犹新。1976年,他和老师孙其峰去泰山写生,在蜿蜒崎岖的山路中,一个峰回路转,“偶遇”了一片灿烂的迎春花,这片动人春色让他沉醉,也占据他的脑海,激发了他的创作激情,“《山花烂漫》立意很明显,就是要表现待到山花烂漫时,春天的一片盎然生机,而且,这里的春天有一种原野里的‘野味’,一种新鲜感,能够把春天的感情表现得很充分”。

迎春花除了有着明显的社会文化寓意之外,其艺术性创新又体现在哪里呢?霍春阳对记者解读道:用六尺大的篇幅来描绘迎春花这种花卉,在以前少有;同时,《山花烂漫》借鉴了山水画的大气,将山水与花卉融合在一起,这种创意得到业内认可;在用色上,不完全用国画颜料,还采用了西画颜料,像柠檬黄,让春意浓得化不开;在技法上,突破以前双勾填色的手法,直接用水粉的颜料来点,表现花的密集、气氛也更加恰当、充分。尤其是黄花与黑石的对比,在视觉效果上非常鲜明,艺术感染力也直抵人心。”

“迎春花”成为记录时代变革的一种象征,霍春阳也因此声名鹊起,多次被邀请至北京人民大会堂等单位作画,并于1978年被调往文化部中国画创作组,迎来了自己人生和艺术上的春天。

五十从简:

以少胜多,简约画境表达深沉意境

但是,霍春阳并没有将创新之路走到底,而是回归传统花鸟画。业内如今再谈霍春阳,都赞其虚静空灵的画风和冲淡平和的心境。

霍春阳以梅、兰、竹、菊为主要题材,不求繁芜,不重尺幅,寥寥数笔间,一杆劲竹、几株兰草、数枝寒梅便跃然纸上,清香满溢。在多年的笔墨实践中,霍春阳摸索出一种“揉墨法”,即讲求“墨要有体积和厚度的概念”,把用线叠加变为以墨反复与纸揉磨。他画的梅干,就是通过渴笔和渴墨,把行笔的力度和速度控制得恰到好处。对墨的把握,也使得霍春阳的作品单纯、简约,达到了以少胜多的艺术效果。

谈及转变,霍春阳甚至把自己早年笔墨纵横、意气风发的探索比作“邪路”:三十岁成名,躁气还很足,四十多岁还没退火,“那时我追求力能扛鼎,用全身力量来爆发,想探索、想创造的思想促使我去做变形。当然,这也得到了肯定,说我既有笔墨功夫又有现代意识”。创作于1985年的大写意作品《林间》正是那时作品,其画面笔墨酣畅。但在参加一个北京大学举办的关于中国传统文化的学习班,在经过近10年画外功的恶补、研读传统经典之后,1995年前后,霍春阳开始“静”下来,画风随之转变。他悟出,绘画应该像中国诗句一般,讲究锤炼。“少则得,多则惑,我选择转变,去固守传统,就是选择我们传统的价值观。中国天人合一、物我两化的价值系统需要我们去继承、去领会。在生活、思想、审美上,我们的所作所为应该遵守这些‘道’,如此,在完善人格的时候,我们不会活得越来越复杂,而会越来越单纯。”他说。

对话霍春阳:潮流和时髦易成过眼云烟

广州日报:梅、兰、竹、菊可谓是国画的必修课,历史上亦不少专擅“四君子”的名家,您如何在众多历史大家面前走出自己的路子来?

霍春阳:关键不是画什么,而是如何画。近几十年来,我们在绘画题材上开辟了不少新的领域,可是很多寿命都不长,为什么?因为内容不深刻。在形色上、在新鲜花样上打主意,这是人类肤浅的一种表现。

我们祖先选出来的这些题材,都是和人品、人格、情操有关系的,手里画着画,心中崇尚这种品格,绘画和做人都是一体的。前人创造了这些语言,我们充分利用就足够了。

广州日报:在人人谈创新、谈中西融合的当下,坚守传统其实走的是一条更艰辛的路?而且在快节奏的当下,要读懂您的画也不容易,在简约面前,人们可能看到的只是简单?

霍春阳:就像我们读古人的诗、画,读祖先的经典,也是要反复地读,读一辈子,才能挖掘到埋藏其中的丰富的有价值的东西。一个人知识量、悟性不够的话,很难理解中国传统所崇尚的“情不外溢、物我两忘”之境。我在实践中不断领悟到,创作不能求一时之名,必须深刻,而走这条路就不靠以繁取胜,而要从复杂的生活里萃取精华。高节奏的社会其实更需要提炼、简约。如果你不博大、不深刻,一览无余,深层次的人自然会把你遗弃。太随潮流了,太时髦了,就容易变得肤浅,成为过眼云烟。

广州日报:创新、追求个性难道不重要吗?

霍春阳:对于“新”的思考,我强调要“清新”。清新是自然流露,是无意识的,是以朴实为根基,是在自然而然中蕴含的千变万化;而一味求新的“新”已经被污染,刻意的设计和包装,并非出自本心,其结果只能是越追求越伪装,假的东西只能欺世盗名。“画到无心方为大道”、“无异言而生清净心”,这才是价值所在。

广州日报:笔墨当随时代,作为现代人为什么不去选身边的事物呢?

霍春阳:我们的时代很浮躁、肤浅,但我们的知识分子、我们的精神不能这样“时代化”。有人说我保守,但我要说,我保的正是那些亘古不变的、不可动摇的价值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