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九色鹿

诗绪如涛 文心若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張奉罡.隴.上邽人。在工作中勤勉,閑余時在家享受生活帶給我和家人的快樂和幸福。爱中国传统文化和本土哲学文化.爱山水美学理论和书画艺术。在報、刋上先後發表各類拙作,在本九色鹿博客有数百篇各類题材拙作供朋友們閱讀,歎迎真誠批評。為書畵作品点評。生活中自認為人生是公平的,用自己勞動付出换来生活所需,給家人以温暖,給朋友以関愛,盡自己做子女,做朋友,做父母聀責。在适時出本書,留作后人念想,以資鼓励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宋徽宗是捶丸明星 装备讲究球杆镶金边  

2015-01-04 12:16:11|  分类: 收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中国网-传媒经济 http://media.china.com.cn | 发布时间:2015-01-04 10:35:43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《宣宗行乐图》局部。这幅在古代体育史上极其重要的图中,描绘了射箭、马球等多项运动场景,像捶丸这样宣宗亲自下场参与的,并不多。资料图片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神垕一位朋友赠我一枚宋代捶丸,其周身布满小坑,磨损较严重,也见证了古代捶丸运动的辉煌。

□策划文体新闻中心执行记者游晓鹏文图

引子

与马球相比,捶丸是更符合宋人性格的,唐人崇尚武力,宋人讲究秩序与和谐,所以大唐数代皇帝轮流在马球场上叫嚣隳突,不怕折筋断骨,宋太祖跟开国大臣们则在皇宫里逐个颠球取乐,不争不抢,一代玩家宋徽宗于国之将倾仍能在开封轻挥木杆,优雅一击,遥视小鸟进洞,如果能穿越千年听到他的游戏心声,那么一定是对唐人喜好的不屑:骑马对抗?野蛮!粗俗!

宋徽宗赵佶以此雅好名垂青史,元世祖至元十九年(1282年),中国出现了一部署名宁志斋的专门论述捶丸的著作《丸经》,其《集序》中一开始就拿这位曾经最有号召力的球星说事儿,“至宋徽宗、金章宗皆爱捶丸”。而宋徽宗的豪华捶丸装备,更是领一时风骚,羡煞他人。

上有所好,下必甚焉。在宋代,捶丸在富裕阶层中十分流行,连小孩子都非常喜欢。宋代文献《过庭录》记载,北宋官吏滕元发幼时“爱击角球”,他的外公是大名鼎鼎的范仲淹,“每戒之不听”,最后让人拿铁锤将球打碎,碎渣四溅。这里所说的“击角球”,有学者认为就是捶丸,如果说宋徽宗玩的级别是公开赛,那么击角球相当于社区赛,捶丸的“妇女儿童版”或者“低端版”,球的材质应为陶瓷。此外,曾在河南、河北等地考察过大量古窑址的近代陶瓷专家陈万里先生在其所著《陶枕》中录有一个儿童捶丸图陶枕,图中儿童手持一根小杖击球,形象生动,也是当时捶丸活动盛行的有力佐证。

根据文献记载,皇室所玩步打球和捶丸用球多用木质,但木质的成本肯定不低。瓷球与其相比,优势自然是硬度大、成本低,理论上也才能保存到今天。无论是用步打球还是捶丸,在唐代的神都洛阳以及宋代的开封,这种瓷球应该都是民间很热销的体育器材,因此才会在包括禹州扒村、神垕和焦作当阳峪在内的瓷器产地频繁出土。

有一点疑问,国内出土的众多唐宋瓷球,为何有的饰以木纹,有的则是素球呢?这个问题似乎没人细究过,不过根据捶丸的规则可以推测,多人同场竞技时各人用各人的球,所以要有所区别。此外,一如现代桌球,外表有纹饰自然便于观察球的滚动轨迹,将“球性”了然于心。

装备很讲究,宋徽宗球杆镶有金边

《丸经》是在元世祖至元十九年(1282年)出现的,署名宁志斋,是部专门论述捶丸的著作,作者不知是谁,学者们姑且将其称为宁志老人。在这部分为32章、有一万多字的书中,作者介绍了捶丸的场地设置、器材制造、竞赛规则、处罚条例以及各种不同的击法和战术,甚至还有球场道德和竞赛心理的内容。

这部书被研究者认为是中国古代的一部最为全面、系统,文字最为简洁的体育专业书,其在明代曾经翻刻多次,有多种版本,至清代,尽管捶丸这项运动已经绝迹,不过此书仍为一些藏书家收录。

《丸经》在《集序》里说,“至宋徽宗、金章宗,皆爱捶丸,盛以锦囊,击以彩棒,碾玉缀顶,饰金缘边,深求古人之遗制,而益致其精也”。这些话什么意思呢?是说宋徽宗爱打球,还有非常豪华的装备,球杆以金子装饰缘边,顶上还有玉饰,球包是个锦囊,宋徽宗还深知业精于勤,经常学习古人留下的技巧,所以球技不断提高。

赵佶的装备无疑是顶级的,当时一般贵族玩这个,球具也是相当讲究。我想古今爱好运动的人心理一定是一样的,不管球打得好不好,得先整一套好装备,正如《丸经》中所说,“工欲善其事,必先利其器。器利艺精,心手相应,临事发机,无不中也”。

当时,捶丸所用球杖俗称“棒”,有不同的类型,包括“扑棒”、“杓棒”、“撺棒”、“单手”、“鹰嘴”等,在不同条件下选用,可以打出不同的球。比如撺棒,“能走,能飞,能收窝”,窝是球窝,拿高尔夫球来打比方,撺棒能打推杆,也能打远杆,是制胜法宝;扑棒则“能飞不能走,又不能收窝”,只是远距离开球的利器。

我想当时的高手一定很喜欢撺棒,不过作者说其“法度更多”,不好掌握,“人不易学”,扑棒则“甚易学”。

这些棒又分为全副、中副、小副三种,全副有10根棒,中副8根,小副则在8根以下。当时人认为,“如击得球好,亦须得好棒”,所以对器材的制作十分看重。他们认为,制作球杆,在秋冬之际最宜取材,因这时“木植津气在内”,坚固耐用,但制作却要在春夏之际完成,因为这时“天气温暖,筋胶相和”,便于杆身和杆柄的结合加固,柄是用精选的南方竹子制成。这样一来,一根好的球杆制作得跨时大半年,想必售价不菲。

捶丸所用球,《丸经》里并没有提到瓷球,而说最好的制造材料是赘木。所谓赘木就是树身生虫结成绞瘤的部分,这种材质纤维结合紧密,能久击而不坏。有学者认为,《丸经》所记述的捶丸活动是比较规范、高端的,民间大量普及的捶丸游戏击角球,所用正是成本较低的瓷球,从目前存世的宋代儿童捶丸图中,确实没有看到《丸经》所述的诸多复杂规矩,很可能皇室贵族打木球多一点,普通人或妇女儿童打瓷球多一点。不过,从考古出土的实物来看,我觉得绞胎瓷球的华贵程度实在并不亚于赘木球。

规矩很繁杂,常被富人用来赌球

那么,捶丸具体是怎么玩的呢?《丸经》里说,首先要选择合适的时间和地点,“天朗气清,惠风和畅,饫饱之余,心无所得,取择良友三三五五,于园林清胜之处,依法捶击”。捶丸的场地多设在野外,地形高低不平,不同的地势有不同的叫法,如不平的坡称峻,坡的上面称仰,前面有隔的称阻,后面有碍的称妨。

其次,要确定第一杆球开打的地方,也就是画定球基。球基是方形的,“纵不盈尺,横亦不盈尺,择地而处之”,把球放在基上,直至开始打球,不能再移动。书中记载,球基后面若是有碍,往往容易打坏球杆,球也难以打到球窝附近,所以“后妨不处基”,若地面有瓦砾杂物,也要清除后再画基。

球场上还要设球窝,也叫“家”,球基和球窝的距离,远的可以相隔50至60步,最远的不得超过100步,近的至少宽于一丈。古代百步应该不超过50米,以今天高尔夫球场的规模和球手一杆动辄两三百米的击球距离来看,捶丸的场地实在是小了点儿,但你得原谅他们是宋朝人,玩的不是出汗,而是雅。宋代球场有多少个球窝不得而知,但肯定不止一个,到了明代,《明宣宗行乐图》所绘全场共有10个窝,窝边还插不同颜色的旗子,以表示窝与窝的区别。

然后,众人以抛球的方式,确定打球的先后次序,“远者先,近者后;左者先,右者后。所以置先后之序也”。捶丸比赛,既可分组,也可不分组,几十人参加的叫“大会”,七八人参加的为“中会”,五六人则是“小会”,三四人为“一朋”,最少的是两人,叫“单对”。比赛过程中,以击球入窝或所用棒数最少为胜,胜则得筹。筹是竹子制成的,赛前分发给每个人,有大中小三种,输家根据情况把自己的筹付给赢家。

捶丸比赛中的规矩很多,还有一系列惩罚条款:不许换球,比赛中不能更换球棒,犯者本人及同组皆输;即使你是高手,也不许为他人支招儿,犯者输;错打了他人的球,也算输,被发现顶替他人击球的,则要输两倍,被罚双筹。

赌球在宋元时期是非常流行的,蹴鞠、击鞠、捶丸等常被用来赌博,《丸经》的《制财章》里面有比赛结束以筹为据分割财物的记述,还这样描述捶丸赌徒:“富不出微财,贫不出重货;富出微财则耻,贫出重货则竭。智者有方财不绝,愚者无方将恐竭。”

有意思的是,《丸经》中有不少对打球耍赖者作奸犯科的冷嘲热讽,却没有关于假球的说法,从文字中也可以看出,作者宁志老人对赌球似乎并不反对,并且对胜率较高的所谓智者还颇为欣赏,并饶有兴味地分析赌徒的心理,“不绝者,必胜之基(财不绝,则心安,故胜),将竭者,必败之道(财将尽,心不安,愈怯愈输也)”。也许在当时,虽然赌球,但对赌双方只是捶丸的参与者,可以争胜,但不必作假故意输球,因此没有庄家设局玩假球的。可叹的是,今日世界,赌球及由此导致的假球已成为体育界的顽疾,虽人人喊打,仍屡禁不绝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7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